分类 拉菲Ⅱ登录官网 下的文章

原标题 蔡英文任由“独派”辱两蒋 被警告:这账早晚要你还

(资料图)(资料图)

海外网4月3日电 今年2·28纪念日,台湾桃园慈湖蒋介石灵柩遭3位“台独”大学生泼红漆。据台媒消息,今年慈湖首度在清明期间不予开放。台湾作家洛杉基在脸书发文称,蔡当局不仅在两蒋陵寝遭“独派”泼漆时毫无作为,如今又在陵寝已恢复原貌后,以慈湖警卫“正在接受训练”为借口“刻意”不让两蒋陵寝在其逝世纪念日开放。蔡当局的所作所为,台湾民众已经都看在了眼里。日后,这笔账终归是要由蔡英文来还的!

蔡英文放任“独派”羞辱两蒋 这笔账早晚要还

据台湾“联合新闻网”报道,3日,洛杉基在社交平台发文称,“独派”痛恨蒋介石,不仅“刻意”把两蒋当作杀人屠夫,对他们为台湾经济文化发展做过的种种贡献也视而不见、听而不闻,但这并不代表其他正常、厚道的台湾民众也不懂得感恩。

洛杉基称,那些“天然独”的小孩现在已被教育得不懂感恩,日后又岂会对薄情寡义的蔡当局感恩呢? 民进党才“执政”两次,就已经把台湾民众教育得冷血、不懂感恩,只会对占尽台湾便宜的美日政府卑躬屈膝,这样的“执政”党,真的以为自己可以长盛不衰,希望人民对他们感恩?等他们下台后,谁能确保台湾民众不会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呢?

洛杉基指出,与其拿慈湖警卫“正在接受训练”为借口不开放慈湖,请问桃园县的警察难道不能像新北市派警察去日夜看守蔡英文之父蔡洁生陵墓那样,也去守护两蒋陵寝不被“独派”泼漆、鞭尸吗?到底是不能还是不为?用这种烂理由颠覆几十年的传统,“刻意”不让两蒋陵寝在其逝世纪念日开放,实在很难令人信服。无论是之前对“台独”分子的纵容抑或蔡当局对两蒋种种“只论过不论功”的羞辱行为,这一切台湾民众都看在眼里。日后,这笔账终归还是要由蔡英文来还的!


对此,台民众纷纷留言表示赞许,台湾网友喊话蔡英文,“不信台湾警察会永远为你守墓,出来混,总是要还的!并且当在不远!”还有网友称,“民进党‘执政’期间造成的经济萎缩以及对社会和人民生命健康的威胁,蔡当局是还不完的!”

蒋介石棺材被泼漆 现场“宪兵”毫无作为

2月28日,“独派团体”跑到慈湖蒋公棺木泼漆,舆论哗然,更令人震惊的是,泼漆现场的“宪兵”不仅毫无作为,还双手高举(挡摄影机),大有向“独派”投降的势头!政治评论家黄智贤发文以“极乐台湾”比喻台湾现在的政治氛围。她说,原来搞“台独”,是要对亡者的棺材下手? 

黄智贤哀叹,“看看这群人,泼完漆、开记者会、撕旗、骂记者,然后被绿媒‘表扬’,完全是‘台独’开的狂欢派对,剧情和演员都照表出场。台防务部门也是软到不行,连追究的勇气都没有!”黄智贤批评,“李登辉和陈水扁还要提独立‘公投’,真的好好威风!这就是‘台独’的极乐台湾,末世的群魔狂欢。台湾的末世悲剧,已经无法避免!”

国台办:绝不容忍“法理台独”分裂行径

民进党当局上台以来,在鼓吹“转型正义”的口号下,还扬言“对于出现于公共建筑或场所纪念或缅怀威权统治者的象征,应移除、改名或以其他方式处置。”对国民党“抄家灭族”的同时,“去中国化”的意图更是暴露无遗。北京联合大学台研院两岸关系研究所所长朱松岭对此就表示,“转型正义”是名,推动“台独”是实,“促进转型正义条例”通过之后,蔡当局会打着“转型正义”的旗号,落实民进党的一系列执政理念,包括把整个台湾岛往“台独”方向引导。

对于“促进转型正义条例”,国台办发言人安峰山曾表示,在这个问题上,我们的立场是一贯的、明确的,我们坚决反对任何形式的“台独”分裂活动。“台独”损害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破坏两岸关系和平发展,威胁台海和平稳定,只会给两岸人民尤其是台湾同胞带来祸害。我们绝不容忍“法理台独”分裂行径,也绝不坐视“渐进台独”侵蚀和平统一的基础。

3月25日下午两点,野马财经在北京见到了辞任乐视网董事长之后的孙宏斌。

与以往西装革履的一贯形象不同,孙宏斌身着黑色牛仔和黑色中领体恤。急流勇退、暂释重负的他神色淡然,针对野马财经提出的核心问题皆做出了直面回应。

孙宏斌强调,自己提前卸任董事长,现在也成了一个普通的乐视网投资者。今天就以一个比较了解乐视情况的投资者身份告诉大家乐视网的真实情况。他告诫尚在局中的诸多中小投资者,乐视网负债数额极高,运营困难,而且碍于上市公司以及创业板的监管规定,无法引入新的资金,股价明显有人在炒,机构投资者基本跑光了,要注意防范风险。

野马财经对话孙宏斌

野马财经:您为什么提前卸任乐视网董事长?

孙宏斌:我要对散户负责,乐视复牌时候只有18万散户,有机构投资者,现在有 33万散户,机构跑光了,换手率极高,明显有人在炒。

辞任董事长也与此有关,很多投资者说因为看好我买入,省的抱了希望买入,将来股价再掉下来。乐视网2017年巨亏116亿,这种情况散户还奔着我买,将来散户亏了,我负不起这责任。

野马财经:乐视网具体的困难是什么?

孙宏斌:极度缺乏资金,已经资不抵债,现在乐视网有75亿债权,今年很多要到期,很多都是乐视网非上市体系对上市公司的欠款。此外,版权摊销、利息每年就有20多亿,怎么做都很困难,赚的钱根本不够覆盖利息和债务。现金流也没有,利润也没有。

野马财经:乐视网现在这么困难,还有几条路可走?

孙宏斌:解决现在的困难,就要让钱进来。我们团队穷尽了所有的办法,总共有5条路。但是两条走不通:比如定向增发增资,引入新的股东,但是受乐视网2017年亏损的影响,按《创业板上市公司证券发行管理暂行办法》规定,需要连续2年盈利才能做,现在也做不了。

但是只剩下三条路:第一是破产重整。这不影响上市地位,而且是成熟方案。但是这需要监管层、北京政府、法院三方支持;第二、是卖资产还债,维持上市地位,但是现在没有资产可卖,如果后面还亏损,最后的结果可能还是退市;第三,最后是退市,退市我也不想看到。退市不退市我说了不算,而是依据创业板的退市规则,而现在乐视网情况,很有可能净资产为负,有极大的退市风险。

无论是走这三条路的任何一种,股价想维持在一个好一些的价格都很难。

野马财经:破产重整和退市您更倾向于哪个?

孙宏斌:我不愿意让乐视网退市,我相信任何一个股东都不希望它退市。如果破产重整能成功,就有解了,有可能就有其他战略、机构投资者进来了。因为《破产法》规定,债权高于股权。但是这个需要监管层、北京政府、法院三方支持。如果这也成功不了,那乐视网很有可能走到投资者都不愿面对的局面——就是退市。

野马财经:您对乐视网的价值判断是否发生了变化?

孙宏斌:肯定的,互联网失去用户了价值就发生了变化。

野马财经:乐视网2017年预亏116亿元里,计提和坏账准备有约80亿元,计提的比例够不够?

孙宏斌:很可能不够,还有亏损。

野马财经:解决乐视网的危机需要多少钱?

孙宏斌:百亿以上,并且还需要让钱合理合规的进来。

野马财经:乐视网变卖核心资产够还债吗,比如乐视金融牌照之类的?

孙宏斌:远远不够!

野马财经:您希望监管层让乐视网特事特办吗?

孙宏斌:我们希望按照规则来,而且我们只是持股8.56%的小股东,我们也做不了主。

野马财经:您对不在上市公司体系的乐视文娱(原乐视影业)和新乐视智家(原乐视致新,大屏电视)的未来怎么看?

孙宏斌:新乐视文娱和新乐视智家,我们都会想办法把它做好,因为不是上市公司,相对来说引入资金会灵活一些。乐视在智能电视领域还是领先的。

野马财经:你如何评价老贾?

孙宏斌:他的布局还是有前瞻性,但是摊子铺得太大了,现在没有办法。

野马财经:听说乐视体育当初有人出价90亿估值买,但是老贾没有卖?是不是存在当断不断的问题?

孙宏斌:就是当断不断啊,去年他还在说,乐视七子一个都不能少。

野马财经:您对小股东有什么建议?

孙宏斌:要看基本面,好好看公告,不要听消息瞎炒。现在我也是“散户”,我也投资失败,亏的更多。我以前是董事长,说什么都不符合规定,现在我卸任了,我可以和小股东一起骂。

野马财经:您投了乐视网100多亿,及时止损难吗?

孙宏斌:面对现实还是挺难的。但是,有这样的经历,对于融创未来的并购,这些失败也是很有价值的。

野马财经:当初您投资乐视的时候,想管理乐视网吗?

孙宏斌:没有,我就是投资。

野马财经:您还会继续投资乐视网吗?

孙宏斌:不会啦,融创中国也是上市公司,也有其他股东,我也需要给其他股东交代。

野马财经:乐视这笔投资对融创来说算失败了吗?

孙宏斌:肯定是失败了,我们投了乐视网、乐视影业、新乐视智家三块,另外两块都还好,主要是乐视网投资失败了。

一个公司缺钱,解决方案只有借钱或者增资。乐视影业之前按30亿估值,增资了10亿元,现在相对正常了,下一步还会增资,感兴趣的人也比较多。

新乐视智家问题复杂一些,乐视网有持股,但是,融创一增资股权比例超乐视网,就出表,涉及重大资产重组了,审批至少半年。

最复杂的是乐视网,因为是创业板上市公司,受限于很多监管规定,什么都做不了。没有任何金融机构或个人愿意借钱给乐视网。

野马财经:您后悔投资乐视网吗? 

孙宏斌:我从来不后悔,我的字典里也没有如果。

野马财经:您投资乐视网有什么经验和教训?

孙宏斌:投资逻辑是对的:消费升级、美好生活、大文娱、大文旅、医养还是投资的重点。

但是对乐视网的财务和团队的判断有失误,乐视的团队能人辈出,挖来很多牛人,但是没有形成合力。我们融创是一个很坚硬的核心,很多人都是跟着我很多年,但是乐视团队的战斗力没有我们这样一只团队强。

野马财经:如果从乐视抽身,你的精力会放在哪里?

孙宏斌:乐视影业要融资,包括乐视网能帮助的还会帮,有13个文旅城要建设,如果都建完,我们在文旅板块里面也算是龙头企业。

另外,地产行业的机会还在并购上,好的机会都还会关注。

野马财经:金融降杠杆,对你们影响大吗?

孙宏斌:我们从去年10月份就没有在市场上买过地,我们一直在降杠杆。不过呢,大公司并购机会更多,小公司更难。对于我们来说,只要不买地,今年我们赚的钱就能把贷款还清了,我们现金流特别好。去年我们销售额超过3600亿。

野马财经:您对监管层有什么建议?

孙宏斌:成熟资本市场都是机构为主,希望慢慢能够培育机构为主的市场。乐视网现在换手率225%,我们和老贾都没有卖,所以大致一个股东卖了4次的概念,明显有资金炒作,投资者还是要防范风险。

关于孙宏斌对乐视网放弃幻想,面对现实,你怎么看?欢迎在评论中和野马君聊聊。

原标题:台统派携五星红旗赴蔡办纪念坠亡退将 与警方冲突

反年改团体22日于缪德生上校告别式后,集结抗议。(台媒)反年改团体22日于缪德生上校告别式后,集结抗议。(台媒)

海外网3月22日电 2月底在反军人年改抗议中,不慎在台立法机构攀墙跌落重伤过世。台湾多个反军改及统派团体22日下午在台立法机构外发起“重走缪上校之路”纪念追思活动,办完法会后又转往蔡办前大道,现场被五星红旗攻占。而现场群众也因情绪激动,才抵达没多久就和台警方发生冲突,警方举牌警告。

据台湾东森新闻云消息,蓝天行动联盟、统促党、退休军公教等民众22日下午1时陆续集结在立法机构周边,到场悼念谬德生人数约300人。台北市警局接获情资称,将有群众携带破坏器材、烟雾弹、电击棒、辣椒水喷剂等危险物品,意图滋事,出动警力600人戒备,全程监控搜证,防范违法情事发生。

反年改团体携五星红旗于蔡办前示威,与台警方冲突。(台媒)反年改团体携五星红旗于蔡办前示威,与台警方冲突。(台媒)

约3百名抗议群众下午在台立法机构青岛东路与中山南路口集结,现场举行招魂追思活动后,随即游行至凯达格兰大道静坐,晚上举行烛光追思晚会。

中华统一促进党总裁张安乐站上指挥车表示,他们站出来是要敬悼缪德生的壮举,更要向不公不义的政权发出怒吼,民进党践踏军人,但统促党力挺军人。台下群众则大喊“缪德生血债血还!”,“蔡英文下台!”,甚至高喊,“缪德生的死是蔡英文害的!”

结束追思活动后,抗议群众也转往凯道抗议,统促党也带了大批五星红旗前往,因此凯道宛如被五星红旗占据。而在现场的反军改团体一度想往前冲撞,因此与警方爆发一波肢体推挤,统促党则克制地大喊“统促党往后退”,现场并未发生严重冲突,目前群众则坐在地上,并点起蜡烛为缪德生祈福。

英文旌表缪德生“积劳病故”(台媒)英文旌表缪德生“积劳病故”(台媒)

据早前《中时电子报》报道,蓝天行动联盟秘书长、台湾退休上校缪德生,2月27日参与反年改抗争活动,攀爬“立院”外墙欲插旗时,不慎从2楼高度摔落地面,虽紧急送医救治,3月5日下午2时许仍不幸拔管离世,终年62岁。家属今天(22日)在台北市第一殡仪馆景行厅为缪德生举办告别式。

早上于台北市第一殡仪馆举办的公祭告别仪式,陆军官校校友总会特别制作褒扬状,由台当局行政机构前负责人郝柏村颁给缪德生的遗孀。台湾地区前领导人马英九、国民党主席吴敦义、国民党前党主席洪秀柱、新党主席郁慕明等到场。

台当局也颁发“旌忠状”予缪德生,颁发者为蔡英文与赖清德,表扬事迹写“在台北市积劳病故,曾获颁勋、奖章”,引发外界质疑。当局防务部门发言人陈中吉回应表示,“旌忠状”上的致词,只是“按规定的表达方式”,主要是表彰缪服役期间“保家卫国”功绩,只要服役期间有得过任何勋奖,都符合申请资格。

对于缪德生旌因“积劳病故”获颁“旌忠状”,许多台湾民众看了傻眼,纷纷在脸书留言酸“缪德生上校原来是‘积劳病故’啊?所以那天电视观众全都中了邪,看到的都是幻觉?”、“人都死了,还在羞辱”、“她总不能写:此人为了反对我的暴政,特此假掰褒扬”。(海外网 侯兴川)

责任编辑:桂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