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菲Ⅱ登录 发布的文章

3月25日下午两点,野马财经在北京见到了辞任乐视网董事长之后的孙宏斌。

与以往西装革履的一贯形象不同,孙宏斌身着黑色牛仔和黑色中领体恤。急流勇退、暂释重负的他神色淡然,针对野马财经提出的核心问题皆做出了直面回应。

孙宏斌强调,自己提前卸任董事长,现在也成了一个普通的乐视网投资者。今天就以一个比较了解乐视情况的投资者身份告诉大家乐视网的真实情况。他告诫尚在局中的诸多中小投资者,乐视网负债数额极高,运营困难,而且碍于上市公司以及创业板的监管规定,无法引入新的资金,股价明显有人在炒,机构投资者基本跑光了,要注意防范风险。

野马财经对话孙宏斌

野马财经:您为什么提前卸任乐视网董事长?

孙宏斌:我要对散户负责,乐视复牌时候只有18万散户,有机构投资者,现在有 33万散户,机构跑光了,换手率极高,明显有人在炒。

辞任董事长也与此有关,很多投资者说因为看好我买入,省的抱了希望买入,将来股价再掉下来。乐视网2017年巨亏116亿,这种情况散户还奔着我买,将来散户亏了,我负不起这责任。

野马财经:乐视网具体的困难是什么?

孙宏斌:极度缺乏资金,已经资不抵债,现在乐视网有75亿债权,今年很多要到期,很多都是乐视网非上市体系对上市公司的欠款。此外,版权摊销、利息每年就有20多亿,怎么做都很困难,赚的钱根本不够覆盖利息和债务。现金流也没有,利润也没有。

野马财经:乐视网现在这么困难,还有几条路可走?

孙宏斌:解决现在的困难,就要让钱进来。我们团队穷尽了所有的办法,总共有5条路。但是两条走不通:比如定向增发增资,引入新的股东,但是受乐视网2017年亏损的影响,按《创业板上市公司证券发行管理暂行办法》规定,需要连续2年盈利才能做,现在也做不了。

但是只剩下三条路:第一是破产重整。这不影响上市地位,而且是成熟方案。但是这需要监管层、北京政府、法院三方支持;第二、是卖资产还债,维持上市地位,但是现在没有资产可卖,如果后面还亏损,最后的结果可能还是退市;第三,最后是退市,退市我也不想看到。退市不退市我说了不算,而是依据创业板的退市规则,而现在乐视网情况,很有可能净资产为负,有极大的退市风险。

无论是走这三条路的任何一种,股价想维持在一个好一些的价格都很难。

野马财经:破产重整和退市您更倾向于哪个?

孙宏斌:我不愿意让乐视网退市,我相信任何一个股东都不希望它退市。如果破产重整能成功,就有解了,有可能就有其他战略、机构投资者进来了。因为《破产法》规定,债权高于股权。但是这个需要监管层、北京政府、法院三方支持。如果这也成功不了,那乐视网很有可能走到投资者都不愿面对的局面——就是退市。

野马财经:您对乐视网的价值判断是否发生了变化?

孙宏斌:肯定的,互联网失去用户了价值就发生了变化。

野马财经:乐视网2017年预亏116亿元里,计提和坏账准备有约80亿元,计提的比例够不够?

孙宏斌:很可能不够,还有亏损。

野马财经:解决乐视网的危机需要多少钱?

孙宏斌:百亿以上,并且还需要让钱合理合规的进来。

野马财经:乐视网变卖核心资产够还债吗,比如乐视金融牌照之类的?

孙宏斌:远远不够!

野马财经:您希望监管层让乐视网特事特办吗?

孙宏斌:我们希望按照规则来,而且我们只是持股8.56%的小股东,我们也做不了主。

野马财经:您对不在上市公司体系的乐视文娱(原乐视影业)和新乐视智家(原乐视致新,大屏电视)的未来怎么看?

孙宏斌:新乐视文娱和新乐视智家,我们都会想办法把它做好,因为不是上市公司,相对来说引入资金会灵活一些。乐视在智能电视领域还是领先的。

野马财经:你如何评价老贾?

孙宏斌:他的布局还是有前瞻性,但是摊子铺得太大了,现在没有办法。

野马财经:听说乐视体育当初有人出价90亿估值买,但是老贾没有卖?是不是存在当断不断的问题?

孙宏斌:就是当断不断啊,去年他还在说,乐视七子一个都不能少。

野马财经:您对小股东有什么建议?

孙宏斌:要看基本面,好好看公告,不要听消息瞎炒。现在我也是“散户”,我也投资失败,亏的更多。我以前是董事长,说什么都不符合规定,现在我卸任了,我可以和小股东一起骂。

野马财经:您投了乐视网100多亿,及时止损难吗?

孙宏斌:面对现实还是挺难的。但是,有这样的经历,对于融创未来的并购,这些失败也是很有价值的。

野马财经:当初您投资乐视的时候,想管理乐视网吗?

孙宏斌:没有,我就是投资。

野马财经:您还会继续投资乐视网吗?

孙宏斌:不会啦,融创中国也是上市公司,也有其他股东,我也需要给其他股东交代。

野马财经:乐视这笔投资对融创来说算失败了吗?

孙宏斌:肯定是失败了,我们投了乐视网、乐视影业、新乐视智家三块,另外两块都还好,主要是乐视网投资失败了。

一个公司缺钱,解决方案只有借钱或者增资。乐视影业之前按30亿估值,增资了10亿元,现在相对正常了,下一步还会增资,感兴趣的人也比较多。

新乐视智家问题复杂一些,乐视网有持股,但是,融创一增资股权比例超乐视网,就出表,涉及重大资产重组了,审批至少半年。

最复杂的是乐视网,因为是创业板上市公司,受限于很多监管规定,什么都做不了。没有任何金融机构或个人愿意借钱给乐视网。

野马财经:您后悔投资乐视网吗? 

孙宏斌:我从来不后悔,我的字典里也没有如果。

野马财经:您投资乐视网有什么经验和教训?

孙宏斌:投资逻辑是对的:消费升级、美好生活、大文娱、大文旅、医养还是投资的重点。

但是对乐视网的财务和团队的判断有失误,乐视的团队能人辈出,挖来很多牛人,但是没有形成合力。我们融创是一个很坚硬的核心,很多人都是跟着我很多年,但是乐视团队的战斗力没有我们这样一只团队强。

野马财经:如果从乐视抽身,你的精力会放在哪里?

孙宏斌:乐视影业要融资,包括乐视网能帮助的还会帮,有13个文旅城要建设,如果都建完,我们在文旅板块里面也算是龙头企业。

另外,地产行业的机会还在并购上,好的机会都还会关注。

野马财经:金融降杠杆,对你们影响大吗?

孙宏斌:我们从去年10月份就没有在市场上买过地,我们一直在降杠杆。不过呢,大公司并购机会更多,小公司更难。对于我们来说,只要不买地,今年我们赚的钱就能把贷款还清了,我们现金流特别好。去年我们销售额超过3600亿。

野马财经:您对监管层有什么建议?

孙宏斌:成熟资本市场都是机构为主,希望慢慢能够培育机构为主的市场。乐视网现在换手率225%,我们和老贾都没有卖,所以大致一个股东卖了4次的概念,明显有资金炒作,投资者还是要防范风险。

关于孙宏斌对乐视网放弃幻想,面对现实,你怎么看?欢迎在评论中和野马君聊聊。

新浪科技 郑峻 发自美国硅谷

怒删,却不舍得删Instagram?这是玩双重标准吗?显然(Elon Musk)并不这么认为。

“What`s Facebook?”马斯克在Facebook留言。“What`s Facebook?”马斯克在Facebook留言。

昨天马斯克小小羞辱了一下陷入用户数据遭滥用负面风波的扎克伯格。他在前Facebook员工、WhatsApp联合创始人布莱恩·艾克顿(Brian Acton)“反水”呼吁民众删除Facebook账号的下留言,“Facebook是什么?”他的这一回复得到了近1万次转发和3.2万次点赞。

而后,有网友略带激将地问,“如果你是男人,就删了SpaceX的Facebook账号?”马斯克立即回复,“我都没意识到还有这个账号。会删掉。”又有网友再次即将,“的Facebook账户也该删了吧?”马斯克再次回复,“当然,反正看起来很烂”。(此处烂的原文是Lame)

马斯克解释说自己不是政治宣言,也不是被人激将,是真不喜欢Facebook。马斯克解释说自己不是政治宣言,也不是被人激将,是真不喜欢Facebook。

随后马斯克又补充说,“这不是什么政治宣言,我也不是被人激将才这么做。我就是不喜欢Facebook。”

一直以行走的雄性荷尔蒙形象示人的马斯克,当然要说到做到。随后和SpaceX的官方账号(两个账号共有超过500万粉丝)都从Facebook上消失了。作为美国目前最受关注的偶像企业家,他删除Facebook账号的举动也得到《纽约时报》等美国主流媒体的新一波报道和赞赏,无疑也进一步煽起了民众删除Facebook的热潮。

但是,Facebook旗下的移动图片社交网站Instagram呢?这也是马斯克最常用的社交网站之一,他在Instagram上有700万粉丝,SpaceX有300万粉丝,特斯拉有410万粉丝。几乎每一次产品发布会,马斯克和特斯拉的Instagram都会发布各种视频和图片。

马斯克经常在Instagram秀帅照。马斯克经常在Instagram秀帅照。

马斯克还喜欢在这里发各种个人帅气照片(自拍、唱歌、秀恩爱等等主题),当然必须要有滤镜加持,头像就是今年2月SpaceX火箭发射时、右侧方45度角仰望天空的照片。

马斯克与前女友马斯克与前女友

这是马斯克的前女友、海盗船长德普的前妻安博·赫德(Amber Heard)。不过据报道,两人已经分手。

媒体质疑马斯克只删除了Facebook,没有删除Facebook旗下Instagram平台的账号。媒体质疑马斯克只删除了Facebook,没有删除Facebook旗下Instagram平台的账号。

显然,美国科技媒体也关注到这一点。知名科技博客《TheVerge》在马斯克怒删Facebook的报道最后问,“虽然马斯克亮出了反Facebook的大旗,但他还没有删除特斯拉和SpaceX在Facebook旗下Instagram平台的账号。也许马斯克也会删除的,如果他是个男人的话。”

马斯克认为,Instagram可能没关系,只要它继续独立运营。马斯克认为,Instagram可能没关系,只要它继续独立运营。

不过,或许昨天为他赞赏叫好的马斯克粉丝可能要失望了。在网友问到,“你会删Instagram吗?”马斯克却给出了这样的回答,“Instagram可能没关系,只要它继续独立运营。我从来不用Facebook,所以别觉得我是什么烈士,或是我的公司会遭受巨大损失。此外,我们也不做广告,或者花钱买支持。所以,不在乎。”然后他又强调,”我们从在不在Facebook做广告。我的公司从来不买广告,或者花钱请名人来支持自己。产品的生死取决于自身。”

他的这种双重态度很快遭到了Twitter粉丝的质疑。一位网友回复到,“原来你删Facebook的唯一原因只是因为你根本不用它?”另一位则质疑,“你说什么独立?Instagram是Facebook旗下业务,数据也是相通的。”

众所周知,Facebook在2012年斥资10亿美元收购了Instagram。2014年,Instagram就把自己的数据从原先的转移到了Facebook,两家社交网站共用一个后端,都是通过用户数据帮助广告主进行精准定位的社交营销进行盈利。显然,马斯克只是为自己不想删Instagram找了一个站不住脚的借口。

而且,马斯克的公司真的从来不买广告吗?行业分析机构Global Equities在2015年曾经预计,特斯拉每辆电动车的广告成本大约在6美元,这是所有汽车厂商中最低的。特斯拉的广告投入的确远远不如传统汽车厂商,单靠马斯克的个人影响力就可以吸引媒体和网民关注聚焦。这也是他舍不得删除Instagram的根本原因。

实际上,无论是用户规模还是营销价值,Instagram都已经远远超过Twitter。这笔2012年当时看起来不合理的天价交易(因为宣布收购前一周,Instagram刚刚完成估值5亿美元的融资),不仅是扎克伯格迄今最为成功的交易,也是商业史上回报最高的收购案。

收购当时Instagram的用户数只有3000万人,而现在却是月活超过8亿、日活超过5亿(去年12月底数据),而Twitter的月活只有3.3亿,日活不到2亿。按照美国科技媒体的估算,目前Instagram的估值至少超过了450亿美元,比六年前翻了45倍,而Twitter的市值只有200亿美元。当然,Instagram是在进入Facebook阵营之后延续这种疯狂增长势头的。

30-39岁这个最具消费力的年龄段网民中,有32%都在Instagram上。目前全球超过七成的品牌都在使用Instagram做社交营销。2017年的移动广告营收预计在15亿美元,2018年可能会继续猛增到50亿美元。

虽然马斯克借着Facebook的负面危机小小踩了一下和他一直不太对付的扎克伯格,成为了美国主流媒体的报道焦点,但他还不至于冲动到要全面撤出Instagram平台。因为那就意味着,他只能靠Twitter平台来进行社交营销了(chat的年轻用户显然不是马斯克想要的目标车主)。不舍得花钱做营销的马斯克显然也要权衡下利弊。

一辆特斯拉Model X发生车祸。一辆特斯拉Model X发生车祸。

昨天马斯克公开表示要删Facebook的几乎同一时候,一辆特斯拉Model X在硅谷核心地带的高速公路上发生严重车祸,先是撞到中央护栏,而后又被后车追尾。Model X起火损毁严重,现场极为惨烈,驾驶员不幸去世。事故原因还在调查之中,但特斯拉的电池组在遭遇碰撞后比燃油车更容易起火,却始终是一个隐患。

原标题:女留学生摆摊卖煎饼 生意火爆一天卖200个

人民日报客户端消息,2018年3月23日,重庆西南政法大学附近,有一个卖煎饼果子的网红摊。因为它味美价廉,老板又是日本归来的美女“海归”,还上过孟非主持的栏目“四大名助”,因而名声鹊起成为“网红摊”,有“吃货”从很远的地方乘车来品尝,还有不少人前来拜师学艺。在西南政法大学教书的丈夫,先前一直反对她,可如今也改变态度,经常帮她卖煎饼果子。

“红姐”穿着整洁干净的围裙,推着三轮车从小巷子里走出来,一群年轻人见状,立即在路边排好队,从队伍前经过的“红姐”好像受到粉丝列队欢迎,走到自己摊位处,她拿出工具开始上班。“红姐”回忆称,大学期间,她父亲不幸在车祸中发生意外,这让家庭陷入困境,她开始半工半学,从而也让自己更独立更坚强。

2010年,“红姐”归国后在家休息,同时做好生孩子准备。2013年,她带着一岁的孩子,专程到天津学习如何制作煎饼果子。“以前读书时,看到学校外面香喷喷的煎饼果子就流口水,但那时生活比较拮据买不起,我当时想,以后要是有机会开一家的话,卖煎饼果子就卖又便宜又好吃的。”

煎饼果子摊开业没多久,生意的火爆超出了“红姐”预料,每天要卖200多个煎饼果子,每天早上5:30左右她就起床到菜市买菜准备食材,“早点去能买到比较新鲜的蔬菜,做出来的煎饼果子更绿色更健康。”“我会一直做下去,因为自己喜欢,卖的煎饼果子能够得到大家的喜爱,我感到挺开心的。”她说,如果有人愿意卖煎饼果子,她愿意教授,愿意帮有需要创业的人创业。

中新网3月23日电 据法新社报道,消息人士称,的嫌疑人是一名摩洛哥男子。此人在此前已被标记为“潜在极端分子”。

根据此前报道,当地时间23日,法国南部特雷布斯镇(Trebes)一家超市发生枪击事件,有人质被劫持。消息人士称,这起事件造成至少2人死亡。

法国检方称,枪手宣称自己效忠极端组织“伊斯兰国”。检方还表示,将这起事件视为“恐怖事件”。

当地时间3月23日,法国南部特雷布斯镇(Trebes)一家超市发生人质劫持事件。据外媒报道称,目前该事件已造成至少2人死亡。 当地时间3月23日,法国南部特雷布斯镇(Trebes)一家超市发生人质劫持事件。据外媒报道称,目前该事件已造成至少2人死亡。

据报道,目前超市员工和顾客已经逃出超市,嫌疑人已经被警方围困。

同天,与特雷布斯镇地处同一地区的卡尔卡索纳镇(Carcassonne)也发生枪击案,造成一名警察受伤。消息人士称,这起事件中枪手驾驶的车辆出现在特雷布斯镇劫持案案发地的停车场内。

原标题:江西男子微信群转国外恐怖分子杀人质视频,被拘十天罚三千

随着微信的普及应用,越来越多人通过微信了解和掌握信息,很多网民在微信上看到信息后,会习惯性的随手转发给亲朋好友们阅览。近日,江西一男子在微信群发了一个视频后,被行政拘留10天,罚款三千元,怎么回事?

3月15日,赣州市大余县公安局网安大队接群众举报,网民“赣B**”在微信群“江西**资源交流中心”发布了一段国外血腥暴力视频。经查信息发布者目前在大余县南安镇活动。大余网安立即会同有关部门找到该网民,并依法将其传唤至办案中心接受调查。

经查,网民“赣B**”,真实身份为肖某毅(男,24岁,章贡区蟠龙镇人)。肖某毅在翻看微信时,看到微信群里有一段时长3分59秒,内容为国外某恐怖分子杀害人质的视频,觉得非常刺激,便顺手转发到了另外一个微信群“江西某资源交流中心”(群成员175人)。

本文图均为 江南都市报微信公众号 图本文图均为 江南都市报微信公众号 图

殊不知,肖某毅转发上述宣扬恐怖主义的暴恐音视频行为,已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反恐怖主义法》第八十条第二款之规定。

“暴恐音视频” 是什么“暴恐音视频” 是什么

“暴恐音视频”是“暴力恐怖音视频”的简称,是指以声音、图像或者声音与图像组合之形式再现暴力恐怖与宗教极端等内容的录音带、录像带或者其他存储载体。

普法小课堂

《中华人民共和国反恐怖主义法》第八十条规定:

参与下列活动之一,情节轻微,尚不构成犯罪的,由公安机关处十日以上十五日以下拘留,可以并处一万元以下罚款:

(一)宣扬恐怖主义、极端主义或者煽动实施恐怖活动、极端主义活动的;

(二)制作、传播、非法持有宣扬恐怖主义、极端主义的物品的;

(三)强制他人在公共场所穿戴宣扬恐怖主义、极端主义的服饰、标志的;

(四)为宣扬恐怖主义、极端主义或者实施恐怖主义、极端主义活动提供信息、资金、物资、劳务、技术、场所等支持、协助、便利的。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二十条第三款规定:

以制作、散发宣扬恐怖主义、极端主义的图书、音频视频资料或者其他物品,或者通过讲授、发布信息等方式宣扬恐怖主义、极端主义的,或者煽动实施恐怖活动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剥夺政治权利,并处罚金;情节严重的,处五年以上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

第一百二十条第六款规定:

“明知是宣扬恐怖主义、极端主义的图书、音频视频资料或者其他物品而非法持有,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或者单处罚金。” 

       来源:江南都市报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