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3月

北京时间3月30日上午消息,高管安德鲁·博斯沃思(Andrew Bosworth)曾在2016年在公司内部发布了一份内部通知,这份内部通知表示,为了连接起更多的人,“我们在增长方面所做的所有工作都是有正当理由的”。在这份内部通知曝光之后,Facebook CEO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进行了回应。

日前这份内部通知被BuzzFeed得到。这份内部通知被形容为“丑陋”,里面写道,“任何能让我们连接更多人的事情都是好事”,即使有人使用该平台作恶,例如网络欺凌或是计划恐怖袭击。

这份内部通知被曝光之后立刻产生巨大的影响,尤其在当前,Facebook正因为数据泄露事件遭受舆论危机。

博斯沃思对此的回应是,他内心并不认同当时自己所写的内容,他当时只是为了能够带领公司获得增长。在写下这份内部通知的时候,博斯沃思负责Facebook的广告战略,去年他接管了Facebook的硬件部门。

据Buzzfeed报道,随着员工开始讨论Facebook在世界中所扮演的角色以及该公司的隐私政策,最近这份内部通知又一次在Facebook内部被提及。

一位前Facebook员工在上表示,正是这份内部通知让他下定了辞职的决心。

Facebook CEO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在一份声明中表示,他和许多Facebook人一样,强烈反对这份内部通知中的观点。

以下为扎克伯格声明全文:

博斯沃思是一位很有天赋的领导者,他经常会提出一些刺激的话题。但是这份内部通知的内容是我和许多Facebook人都强烈反对的。我们从来不认为可以不择手段达成目的。我们深知将人们联系在一起还远远不够,我们还需要努力让人们变得更加亲近。去年我们已经改变了公司所专注的使命。(月恒)

原标题:重庆小伙新婚后查出白血病妻子失联,他想要回彩礼钱救命

刚过去的这两个月,重庆巫溪小伙小江(化名)经历了过山车一般的人生。

领取结婚证次日,他突感身体不适,一查竟然是白血病;百万元的治疗费对于他这样的家庭来说,不是一笔小数目。祸不单行,在确诊后不久,新婚妻子离他而去并失联。

“我本来也是想等做完第一期化疗,就跟你做个了断,虽然我很希望你陪着我走完最后这段路,但是你还年轻,不应该被我拖累……”小江本有很多话对妻子说,但现在只剩下一个卑微的愿望:希望岳父母一家能够退还彩礼钱,用于救命。

领证次日

29岁小伙被查出白血病

小江今年29岁,是巫溪县菱角镇桐岭村人。

小江的妻子小萍(化名)是邻村的,比他小五六岁。去年年初,两人经媒人介绍认识。随之,两人分别在江苏、浙江打工,开启了“异地恋”。

去年年底,两人的关系获得双方家长的同意。今年2月3日,也就是农历腊月十八,两人办了婚礼,并于两天后领取结婚证。领证次日,小江突然感觉身体不适,“发烧,皮肤发白,开始以为感冒!”最初他在当地诊所吃药,随后发现自己并不是感冒,病情迅速恶化。

随后,小江来到位于万州区的重庆三峡中心医院,被确诊为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医生说,如果不及时治疗的话,小江最多活三个月!这种病,只有做骨髓移植一条路,费用“要至少准备100万元”。

如此巨额的费用,对小江一家来说,是一笔大数目。

小江微信截图。  本文图片均来自上游新闻(除署名外)小江微信截图。  本文图片均来自上游新闻(除署名外)

住院期间

新婚妻子玩失联无音讯

“刚开始(患病)的时候,(妻子一家的反应)还比较正常。”小江说,自己生病以后,男女双方的家人都来看望、陪床。

“发生这种事,对双方家庭都是极大的不幸!”小江在了解自己的病情以后,他感受到了岳父母一家的情绪变化,也有过“离婚,不拖累女方一家”的想法。

入院后不久,岳父母称回巫溪借钱给小江治病,从此一去不回。据多方了解证实,岳父母携家人去了广州。此后,小江发现,自己打电话,岳父很少接,“打电话、发短信的次数多了,他们才回一条信息。”

按照当地风俗,小江是入赘到女方家,婚后生活,他本该是跟女方家在一起过的。根据最初的计划,开年后,他将和妻子一起外出打工。

小江没有想到,岳父母的出走,只是对他的第一波打击,第二波打击接踵而来:3月2日,小江的第一期化疗还没做完,新婚妻子小萍说要回家拿衣服,从此失联。

“打她电话也不接,后面直接把我电话拉黑了,微信也拉黑了……”

截至重庆晨报记者发稿,小萍已和小江失联25天。期间,只回过小江一条信息:“3月4日的时候,给我发了条信息,说她要在屋头(巫溪)耍几天。此后,便音讯全无。”

小江的病情诊断书。小江的病情诊断书。

入赘成空

他向女方讨要彩礼治病

小江被确诊为白血病时,他哥哥已外出打工。听说弟弟的病情后,哥哥第一时间赶了回来。

岳父母一家出走后,小江的哥哥找到小萍家的村委会。“我们托人问话,问他们是什么意思?”

村委会工作人员告诉记者,男女双方就“离婚”和“退彩礼”细节未达成一致意见。

结婚时,小江东拼西凑借了10余万,给了女方家。他的父亲几年前因为脑溢血离世,家底本来就为治病掏空了,全靠自己打工的收入,条件实在艰难,希望能够退回彩礼钱,用于治病救命。

3月26日,小萍的父亲也向记者证实了“离婚”和“退彩礼”的事。小萍父亲说,他已经为小江治病垫付了两万余元的医疗费,并不是不管小江,而是自己能力有限,“只要挣来钱,都可以给他治病”。

在离婚退彩礼的事情上,小萍父亲说自己愿意退彩礼钱给小江,但“先得把婚离了”。

村干部介绍,调解时,双方就是在应退彩礼的金额上发生了分歧。女方觉得男方要求的金额太高(10余万),“拿不出这么多钱来”。

男女双方对“应退金额”和“是否有能力支付”都持不同意见。

小江的家人陪伴在他的病床前。 受访者 供图小江的家人陪伴在他的病床前。 受访者 供图

意见不一

双方将以诉讼了结此事

截至发稿,小江的哥哥已委托律师,将走法律程序解决此事。小萍父亲也愿意走诉讼程序,“法院怎么判,该我做的,我都会做。”

小萍父亲说,女婿身患白血病,自己实在是无力回天。“说个要不得的,如果是其他病症,就算是缺胳膊少腿,我们也不会这样(选择离婚)”。

记者试图联系小萍,其电话一直处于关机状态,发的短信也没回复。小萍父亲也联系不上女儿,“年轻人怎么想的,我们老辈子不清楚。”

小萍父亲还说,自己到广州“工作不好找,刚开工又要押一个月工资”,他是愿意出钱给女婿看病的,几天前,他给小江寄了2000元钱。为了给小江看病,小萍父亲带着七旬老母“流浪”,还在上初三的小女儿也被迫“失学”。

对于小萍父亲的说法,小江的家人并不认可。

“他说话多么好听,可是实际上他就是在逃避,不解决问题。”

“有没得钱,他(女方)心里有数,我(男方)心里也有数!”小江哥哥说,女方在镇上买了一套二三十万的房子,小江的彩礼钱,就投入到了房子里。小江家人觉得,女方有支付能力,而且把彩礼钱退回的要求,并不过分。而今,女方的所作所为,其实就是觉得要退的彩礼钱有点多,想一走了之。

如今,小江在爱心筹平台求助,才凑足了第一个疗程的诊疗费,“如果不是网友的爱心,我连第一期治疗都没法做。”

“不管怎么说,一日夫妻百日恩。但是……”小江说,自己“退彩礼”也是迫于无奈。他本就没有想为难妻子,还是希望好聚好散,希望彼此多一份体谅。

众人说

女方应该退彩礼给他治病

我认为女方应该退彩礼给男方,不管离婚与否,这笔钱关系到男方救治,一日夫妻百日恩,虽然他们才结婚不久,但是在这种紧急关头,女方还是应该退彩礼给他治病。毕竟他们结婚没多久,女方现在离婚还有其他选择,但是男方只有治病这一种选择。

重庆文理学院学生孙小青:

希望对女方多一丝理解

其实女方也是受害者,站在女方的角度,她之前已经给男方垫付了两万的医药费,现在又要把彩礼退给男方,对她家来说也是不小的负担。可谓“赔了夫人又折兵”,也挺不容易的。而且他们也没什么感情基础,结婚也并不久,生活所迫,希望大家对女方多一丝理解。

南岸区市民刘女士:

两家人不必将关系弄僵

结婚是两个家庭的事,把两个家庭的命运联系到一起。在突发的重病、巨额的诊疗费面前,都挺不容易的。何必为了这点彩礼钱,关系弄得如此之僵,如果我是女方的立场,我宁愿借钱,也要把男方的彩礼钱退了,还尽量多争取点钱给他,毕竟,那是一条命啊,那也是你宣誓要在一起一辈子的人啊……

[律师说]

重庆渝万律师事务所律师陈继才:

女方于情于理都该退还彩礼钱

如果未办结婚证,则双方未结婚。此时男方突遇重大疾病,需要大笔金钱进行救治,女方不愿意再同男方结婚或共同生活,这也能够理解,但女方有义务返还男方之前所给的彩礼。其法律依据可按婚姻法司法解释(二)有关返还彩礼的规定。

如果双方已办理结婚登记,那么从法律上,妻子有义务为丈夫治病。

当然,如果双方仅仅结婚几天丈夫就患了不治之症,要求妻子尽全部义务进行救治也似乎勉为其难,超过了一般人所能承受的负担。有一句法谚叫“法律不强人所难”就是这个意思。

此时妻子如要求离婚,也可以理解,但因双方共同生活的时间很短,而男方婚前支付的彩礼较多,此时又急需用钱治病,否则就难以生存,那么女方也应返还彩礼。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十条规定:当事人请求返还按照习俗给付的彩礼时,如果查明属于以下情形,人民法院应当予以支持:

(一) 双方未办理结婚登记手续的;

(二) 双方办理结婚登记手续但确未共同生活的;

(三) 婚前给付并导致给付人生活困难的。

适用前款第(二)、(三)项的规定,应当以双方离婚为条件。也就是说,如果双方已办理结婚证,男方要求返还彩礼,应当以离婚为条件。

因此,本案中或者日常生活中,不管双方有没有办理结婚证,女方都应当返还彩礼,用于男方治病,这既是法律的规定,也是最基本的道德要求。 

中国天气网讯 中央气象台3月27日18时继续发布沙尘暴蓝色预警:

预计27日20时至28日20时,受大风天气影响,新疆南疆盆地、内蒙古、甘肃西部、辽宁西北部、吉林西部、黑龙江西南部、河北北部、北京北部等地的部分地区有扬沙或浮尘天气,其中新疆南疆盆地、吉林西部等地局部有沙尘暴。

防御指南:

1。做好防风防沙准备,及时关闭门窗;

2。注意携带口罩,纱巾等防尘用品,以免沙尘对眼睛和呼吸道造成损伤;做好精密仪器的密封工作;

3。把围板、棚架、临时搭建物等易被风吹动的搭建物固紧, 妥善安置易受沙尘暴影响的室外物品;

4。由于能见度较低,驾驶人员应控制速度,确保安全。

3月25日下午两点,野马财经在北京见到了辞任乐视网董事长之后的孙宏斌。

与以往西装革履的一贯形象不同,孙宏斌身着黑色牛仔和黑色中领体恤。急流勇退、暂释重负的他神色淡然,针对野马财经提出的核心问题皆做出了直面回应。

孙宏斌强调,自己提前卸任董事长,现在也成了一个普通的乐视网投资者。今天就以一个比较了解乐视情况的投资者身份告诉大家乐视网的真实情况。他告诫尚在局中的诸多中小投资者,乐视网负债数额极高,运营困难,而且碍于上市公司以及创业板的监管规定,无法引入新的资金,股价明显有人在炒,机构投资者基本跑光了,要注意防范风险。

野马财经对话孙宏斌

野马财经:您为什么提前卸任乐视网董事长?

孙宏斌:我要对散户负责,乐视复牌时候只有18万散户,有机构投资者,现在有 33万散户,机构跑光了,换手率极高,明显有人在炒。

辞任董事长也与此有关,很多投资者说因为看好我买入,省的抱了希望买入,将来股价再掉下来。乐视网2017年巨亏116亿,这种情况散户还奔着我买,将来散户亏了,我负不起这责任。

野马财经:乐视网具体的困难是什么?

孙宏斌:极度缺乏资金,已经资不抵债,现在乐视网有75亿债权,今年很多要到期,很多都是乐视网非上市体系对上市公司的欠款。此外,版权摊销、利息每年就有20多亿,怎么做都很困难,赚的钱根本不够覆盖利息和债务。现金流也没有,利润也没有。

野马财经:乐视网现在这么困难,还有几条路可走?

孙宏斌:解决现在的困难,就要让钱进来。我们团队穷尽了所有的办法,总共有5条路。但是两条走不通:比如定向增发增资,引入新的股东,但是受乐视网2017年亏损的影响,按《创业板上市公司证券发行管理暂行办法》规定,需要连续2年盈利才能做,现在也做不了。

但是只剩下三条路:第一是破产重整。这不影响上市地位,而且是成熟方案。但是这需要监管层、北京政府、法院三方支持;第二、是卖资产还债,维持上市地位,但是现在没有资产可卖,如果后面还亏损,最后的结果可能还是退市;第三,最后是退市,退市我也不想看到。退市不退市我说了不算,而是依据创业板的退市规则,而现在乐视网情况,很有可能净资产为负,有极大的退市风险。

无论是走这三条路的任何一种,股价想维持在一个好一些的价格都很难。

野马财经:破产重整和退市您更倾向于哪个?

孙宏斌:我不愿意让乐视网退市,我相信任何一个股东都不希望它退市。如果破产重整能成功,就有解了,有可能就有其他战略、机构投资者进来了。因为《破产法》规定,债权高于股权。但是这个需要监管层、北京政府、法院三方支持。如果这也成功不了,那乐视网很有可能走到投资者都不愿面对的局面——就是退市。

野马财经:您对乐视网的价值判断是否发生了变化?

孙宏斌:肯定的,互联网失去用户了价值就发生了变化。

野马财经:乐视网2017年预亏116亿元里,计提和坏账准备有约80亿元,计提的比例够不够?

孙宏斌:很可能不够,还有亏损。

野马财经:解决乐视网的危机需要多少钱?

孙宏斌:百亿以上,并且还需要让钱合理合规的进来。

野马财经:乐视网变卖核心资产够还债吗,比如乐视金融牌照之类的?

孙宏斌:远远不够!

野马财经:您希望监管层让乐视网特事特办吗?

孙宏斌:我们希望按照规则来,而且我们只是持股8.56%的小股东,我们也做不了主。

野马财经:您对不在上市公司体系的乐视文娱(原乐视影业)和新乐视智家(原乐视致新,大屏电视)的未来怎么看?

孙宏斌:新乐视文娱和新乐视智家,我们都会想办法把它做好,因为不是上市公司,相对来说引入资金会灵活一些。乐视在智能电视领域还是领先的。

野马财经:你如何评价老贾?

孙宏斌:他的布局还是有前瞻性,但是摊子铺得太大了,现在没有办法。

野马财经:听说乐视体育当初有人出价90亿估值买,但是老贾没有卖?是不是存在当断不断的问题?

孙宏斌:就是当断不断啊,去年他还在说,乐视七子一个都不能少。

野马财经:您对小股东有什么建议?

孙宏斌:要看基本面,好好看公告,不要听消息瞎炒。现在我也是“散户”,我也投资失败,亏的更多。我以前是董事长,说什么都不符合规定,现在我卸任了,我可以和小股东一起骂。

野马财经:您投了乐视网100多亿,及时止损难吗?

孙宏斌:面对现实还是挺难的。但是,有这样的经历,对于融创未来的并购,这些失败也是很有价值的。

野马财经:当初您投资乐视的时候,想管理乐视网吗?

孙宏斌:没有,我就是投资。

野马财经:您还会继续投资乐视网吗?

孙宏斌:不会啦,融创中国也是上市公司,也有其他股东,我也需要给其他股东交代。

野马财经:乐视这笔投资对融创来说算失败了吗?

孙宏斌:肯定是失败了,我们投了乐视网、乐视影业、新乐视智家三块,另外两块都还好,主要是乐视网投资失败了。

一个公司缺钱,解决方案只有借钱或者增资。乐视影业之前按30亿估值,增资了10亿元,现在相对正常了,下一步还会增资,感兴趣的人也比较多。

新乐视智家问题复杂一些,乐视网有持股,但是,融创一增资股权比例超乐视网,就出表,涉及重大资产重组了,审批至少半年。

最复杂的是乐视网,因为是创业板上市公司,受限于很多监管规定,什么都做不了。没有任何金融机构或个人愿意借钱给乐视网。

野马财经:您后悔投资乐视网吗? 

孙宏斌:我从来不后悔,我的字典里也没有如果。

野马财经:您投资乐视网有什么经验和教训?

孙宏斌:投资逻辑是对的:消费升级、美好生活、大文娱、大文旅、医养还是投资的重点。

但是对乐视网的财务和团队的判断有失误,乐视的团队能人辈出,挖来很多牛人,但是没有形成合力。我们融创是一个很坚硬的核心,很多人都是跟着我很多年,但是乐视团队的战斗力没有我们这样一只团队强。

野马财经:如果从乐视抽身,你的精力会放在哪里?

孙宏斌:乐视影业要融资,包括乐视网能帮助的还会帮,有13个文旅城要建设,如果都建完,我们在文旅板块里面也算是龙头企业。

另外,地产行业的机会还在并购上,好的机会都还会关注。

野马财经:金融降杠杆,对你们影响大吗?

孙宏斌:我们从去年10月份就没有在市场上买过地,我们一直在降杠杆。不过呢,大公司并购机会更多,小公司更难。对于我们来说,只要不买地,今年我们赚的钱就能把贷款还清了,我们现金流特别好。去年我们销售额超过3600亿。

野马财经:您对监管层有什么建议?

孙宏斌:成熟资本市场都是机构为主,希望慢慢能够培育机构为主的市场。乐视网现在换手率225%,我们和老贾都没有卖,所以大致一个股东卖了4次的概念,明显有资金炒作,投资者还是要防范风险。

关于孙宏斌对乐视网放弃幻想,面对现实,你怎么看?欢迎在评论中和野马君聊聊。

新浪科技 郑峻 发自美国硅谷

怒删,却不舍得删Instagram?这是玩双重标准吗?显然(Elon Musk)并不这么认为。

“What`s Facebook?”马斯克在Facebook留言。“What`s Facebook?”马斯克在Facebook留言。

昨天马斯克小小羞辱了一下陷入用户数据遭滥用负面风波的扎克伯格。他在前Facebook员工、WhatsApp联合创始人布莱恩·艾克顿(Brian Acton)“反水”呼吁民众删除Facebook账号的下留言,“Facebook是什么?”他的这一回复得到了近1万次转发和3.2万次点赞。

而后,有网友略带激将地问,“如果你是男人,就删了SpaceX的Facebook账号?”马斯克立即回复,“我都没意识到还有这个账号。会删掉。”又有网友再次即将,“的Facebook账户也该删了吧?”马斯克再次回复,“当然,反正看起来很烂”。(此处烂的原文是Lame)

马斯克解释说自己不是政治宣言,也不是被人激将,是真不喜欢Facebook。马斯克解释说自己不是政治宣言,也不是被人激将,是真不喜欢Facebook。

随后马斯克又补充说,“这不是什么政治宣言,我也不是被人激将才这么做。我就是不喜欢Facebook。”

一直以行走的雄性荷尔蒙形象示人的马斯克,当然要说到做到。随后和SpaceX的官方账号(两个账号共有超过500万粉丝)都从Facebook上消失了。作为美国目前最受关注的偶像企业家,他删除Facebook账号的举动也得到《纽约时报》等美国主流媒体的新一波报道和赞赏,无疑也进一步煽起了民众删除Facebook的热潮。

但是,Facebook旗下的移动图片社交网站Instagram呢?这也是马斯克最常用的社交网站之一,他在Instagram上有700万粉丝,SpaceX有300万粉丝,特斯拉有410万粉丝。几乎每一次产品发布会,马斯克和特斯拉的Instagram都会发布各种视频和图片。

马斯克经常在Instagram秀帅照。马斯克经常在Instagram秀帅照。

马斯克还喜欢在这里发各种个人帅气照片(自拍、唱歌、秀恩爱等等主题),当然必须要有滤镜加持,头像就是今年2月SpaceX火箭发射时、右侧方45度角仰望天空的照片。

马斯克与前女友马斯克与前女友

这是马斯克的前女友、海盗船长德普的前妻安博·赫德(Amber Heard)。不过据报道,两人已经分手。

媒体质疑马斯克只删除了Facebook,没有删除Facebook旗下Instagram平台的账号。媒体质疑马斯克只删除了Facebook,没有删除Facebook旗下Instagram平台的账号。

显然,美国科技媒体也关注到这一点。知名科技博客《TheVerge》在马斯克怒删Facebook的报道最后问,“虽然马斯克亮出了反Facebook的大旗,但他还没有删除特斯拉和SpaceX在Facebook旗下Instagram平台的账号。也许马斯克也会删除的,如果他是个男人的话。”

马斯克认为,Instagram可能没关系,只要它继续独立运营。马斯克认为,Instagram可能没关系,只要它继续独立运营。

不过,或许昨天为他赞赏叫好的马斯克粉丝可能要失望了。在网友问到,“你会删Instagram吗?”马斯克却给出了这样的回答,“Instagram可能没关系,只要它继续独立运营。我从来不用Facebook,所以别觉得我是什么烈士,或是我的公司会遭受巨大损失。此外,我们也不做广告,或者花钱买支持。所以,不在乎。”然后他又强调,”我们从在不在Facebook做广告。我的公司从来不买广告,或者花钱请名人来支持自己。产品的生死取决于自身。”

他的这种双重态度很快遭到了Twitter粉丝的质疑。一位网友回复到,“原来你删Facebook的唯一原因只是因为你根本不用它?”另一位则质疑,“你说什么独立?Instagram是Facebook旗下业务,数据也是相通的。”

众所周知,Facebook在2012年斥资10亿美元收购了Instagram。2014年,Instagram就把自己的数据从原先的转移到了Facebook,两家社交网站共用一个后端,都是通过用户数据帮助广告主进行精准定位的社交营销进行盈利。显然,马斯克只是为自己不想删Instagram找了一个站不住脚的借口。

而且,马斯克的公司真的从来不买广告吗?行业分析机构Global Equities在2015年曾经预计,特斯拉每辆电动车的广告成本大约在6美元,这是所有汽车厂商中最低的。特斯拉的广告投入的确远远不如传统汽车厂商,单靠马斯克的个人影响力就可以吸引媒体和网民关注聚焦。这也是他舍不得删除Instagram的根本原因。

实际上,无论是用户规模还是营销价值,Instagram都已经远远超过Twitter。这笔2012年当时看起来不合理的天价交易(因为宣布收购前一周,Instagram刚刚完成估值5亿美元的融资),不仅是扎克伯格迄今最为成功的交易,也是商业史上回报最高的收购案。

收购当时Instagram的用户数只有3000万人,而现在却是月活超过8亿、日活超过5亿(去年12月底数据),而Twitter的月活只有3.3亿,日活不到2亿。按照美国科技媒体的估算,目前Instagram的估值至少超过了450亿美元,比六年前翻了45倍,而Twitter的市值只有200亿美元。当然,Instagram是在进入Facebook阵营之后延续这种疯狂增长势头的。

30-39岁这个最具消费力的年龄段网民中,有32%都在Instagram上。目前全球超过七成的品牌都在使用Instagram做社交营销。2017年的移动广告营收预计在15亿美元,2018年可能会继续猛增到50亿美元。

虽然马斯克借着Facebook的负面危机小小踩了一下和他一直不太对付的扎克伯格,成为了美国主流媒体的报道焦点,但他还不至于冲动到要全面撤出Instagram平台。因为那就意味着,他只能靠Twitter平台来进行社交营销了(chat的年轻用户显然不是马斯克想要的目标车主)。不舍得花钱做营销的马斯克显然也要权衡下利弊。

一辆特斯拉Model X发生车祸。一辆特斯拉Model X发生车祸。

昨天马斯克公开表示要删Facebook的几乎同一时候,一辆特斯拉Model X在硅谷核心地带的高速公路上发生严重车祸,先是撞到中央护栏,而后又被后车追尾。Model X起火损毁严重,现场极为惨烈,驾驶员不幸去世。事故原因还在调查之中,但特斯拉的电池组在遭遇碰撞后比燃油车更容易起火,却始终是一个隐患。